EMDIST肖像 | 没错,酷这个字确实是当时的感觉 | EMDIST - Energy Magnifier Distribution
顶部背景图片

EMDIST肖像 | 没错,酷这个字确实是当时的感觉

王沨

EMDIST赞助车手

优速联合-Racing车队成员

E君:Hello,沨哥,先介绍一下自己吧。

王沨:Hello,我是王沨,今年31岁,是优速联合车队的车手,土生土长的北京人。

E君:早前的SEC超级耐力锦标赛北京站,祝贺你们车队大获全胜!这场比赛你们一开始就一马当先?还是过程一波三折?说说你参赛感受吧。

王沨:谢谢!其实这场比赛是我第一次参加耐力赛,也是我首次参加全国性房车赛事。说实话,赛前我对于耐力赛的了解很少,只知道要把速度放慢,尽可能减少车辆故障的发生率。另外就是尽可能少进站,轮胎要省着用,汽油要省着用,刹车也要省着用,因为每次进站的时间最快也不会低于2分钟,对于这个1.6公里的赛道而言,2分钟就是2圈多,所以要充分考虑各种因素。但实际上远不止这些,比赛当天,天空上有一团乌云,时不时的下些小雨,但又没有造成积水,因此在轮胎选择上就比较困难。

在排位赛中,我们排在全场第四的位置,第一棒是YOYO(刘永林),他毕竟去年跑过两次耐力赛,比较有经验。对于车辆来说,GK5的动力和操控相比何晓乐他们的86,以及YOUME车队的ATOM都差得不是一点半点,他们速度非常快,比赛开始大于20分钟后,HE RACING TEAM的58号赛车就上升到第一的位置,而我们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把握住自己的节奏,把时间控制在58秒。


比赛大约1小时的时候,全场开始了进站大潮,再次出发后,YOUME车队的ATOM由于机械故障,进PIT抢修,THE BROS车队的77号赛车就上升到了全场领先的位置。此时我们上升到全场第二的位置。我是第二棒,出发后大约15圈左右电子助力出现故障,进弯非常难控制,我大约开了44分钟之后进站加油换第三棒。

第三棒交由陈晨驾驶,然后我们又经历了两个前轮爆胎、燃油不足、变速箱故障等诸多问题。最后团队决定,调整进站策略,在陈晨驾驶大约40分钟的时候进站换人,继续由我驾驶,这次战术调整的方案就是我开满一个小时不进站,紧紧咬住THE BROS车队的77号赛车直到最后半小时,就在最后一棒换人的时候,THE BROS车队的77号赛车出现离合器故障进站抢修。

我们最终晋升到了全场领先的位置,并稳扎稳打,把领先第二名三圈的优势一直保持到比赛的最后,最终我们以230圈的成绩获得了SEC中国超级耐力锦标赛4小时耐力赛的1.6组冠军、车队冠军以及全场冠军!车队沸腾了,欢呼声充斥着整个赛场,那天真的太兴奋了!

E君:你的车手生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

王沨:车手生涯,其实倒谈不上生涯。开房车也是半路出家,原来一直赛摩托车。我特别清楚的记得小时候和我爸一起看GP500,大概是95年还是96年,那时候还是看杜汉和比亚吉争冠军,觉得特别酷,哈哈!没错,酷这个字确实是当时的感觉。后来我爸买了一辆摩托车,我老偷他备用钥匙偷着骑,大晚上的跑到五道口各种摩托车行去玩,还摔过好多次,那会是99年。

2006年9月在金港是第一次参加比赛,现在回想起来其实特逗的,那会还真把自己当车手了,哈哈。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装逼装大了,弄的我钢哥一脸懵逼,哈哈哈。

2007年,我们几个一起玩摩托的好朋友开始努力练车,参加了2007年的金港公路摩托车锦标赛,2009年开始,我、老唐(唐俣)、熏(房超)、钢哥(陈钢)一起参加了CRRC全国公路摩托车锦标赛。那时候才发现,一向重视装备的北京孩子在全锦赛的赛场上是如何不堪一击。

我记得连续两年在CRRC三水站都是倒数第一,那时候我记得我们把能参加的比赛都参加了,就是为了学习、练车,直到10年CRRC最后一站江门站,才拿到了第五名,那时候真的开心极了。


2011年第一次参加CSBK(中国超级摩托车锦标赛),当时跑的本地150cc公开组,两个回合都顺利夺冠。同年还参加了一些北京本地的一些绵羊车的比赛。

2013年,跟随西安幼兽王车队继续征战全锦赛,拿到了比亚乔125组西安站季军、上海站第8名、成都站冠军,也因成都站两回合冠军的积分赢到了年度总冠军,那是我人生中最高的荣誉,当然也必须感谢王西利教练。

2014年开始练习600cc,但成绩都不太理想,15年南京开官站,拿到了金城150cc 组冠军,然后就开始各种忙工作了。

2016年,迫于工作和家庭的压力,没办法再继续拼杀于摩托车赛场了,于是多年的好朋友一商量,决定转战1600cc房车赛,对于骑了近十年摩托车比赛的我,突然坐在布满防滚架又拥有四个轮子的车里,瞬间觉得安全了很多,这支车队就是现在的优速联合。

E君:你认为赛车是一项“极限运动”吗?

王沨:从极限运动项目范畴来说应该不算,赛车应该属于竞技体育,拼的是团队和赛车;极限运动更是挑战人类本身的体能极限和胆量极限。但在一定程度上是有些类似的,比如:刺激、肾上腺素上升、观赏性等等。

E君:作为EMDIST目前唯一一位赞助车手,你与EMDIST的故事是怎样开始的?

王沨:也是16年一个偶然的机会,跟老谷聊天说起来的。我俩一拍即合,就这么干了。

E君:炎炎夏日,你有什么特殊的解暑技巧?

王沨:夏天嘛,还是比较喜欢的季节,晚上有时间就去威波豪斯玩一会儿,或者周末跟朋友一起在酒吧聊天、喝啤酒。

E君:给大家推荐一个旅游目的地。

王沨:澳洲吧!因为那有家旅行社是我的,可以带大家玩儿遍所有好玩的。哈哈,这算做广告么?

E君:推荐你最喜爱的书籍/电影/音乐。

王沨:最喜欢的电影?就太多了,歌也太多了,还是书吧,比较喜欢《普京全传》


发表评论

(必填)

(必填)

(以便回访)